2019年8月23日星期五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網站管理 
 現在位置: 中國投資協會 > 綠色發展 > 國投委組織機構






許偉:加征關稅后中美貿易流向之變化

美國對我國部分商品加征關稅以來,中美之間貿易流向正在發生顯著變化。其中,美國進口格局出現較大調整。根據美國海關數據,2019年前4個月,50個經濟體對美貨物出口金額(占美國貨物進口比重超過96%)大體與去年持平,其中同比增長的經濟體數量有31個,同比下降的經濟體有19個。若按照同比增量計算,墨西哥、越南、韓國、中國臺灣、法國排在前五,五個經濟體同比增量合計為228億美元。印度和部分西歐國家對美國的出口也保持了兩位數的增長態勢,亞洲的日本、泰國、新加坡、菲律賓和東歐的波蘭、土耳其保持個位數增長。與此同時,中國、伊拉克、加拿大、委內瑞拉、尼日利亞對美國出口同比下降幅度較為顯著,合計降幅為292億美元,其中中國下降了206億美元。

中國對美國出口下降,對應著墨西哥、越南、韓國、中國臺灣、日本、歐盟等對美出口的改善。從目前最新的變化看,越南、墨西哥、印度對勞動密集型產品的替代較為明顯,而韓國、中國臺灣、日本以及部分西歐經濟體對資本或知識密集型產品的替代更突出。2019年1—4月,加征關稅的商品類別(其中大約60%是機電設備),中國對美國出口下降180億美元。同期,韓國、中國臺灣、印度、越南、墨西哥類似商品對美出口增幅相對明顯。其中,中國臺灣增長27.4%,而韓國、印度、越南增速也接近20%,墨西哥增長8.2%,日本和歐盟保持3%—5%的同比增速。對于沒有暫時未被加征關稅覆蓋的商品類別(機電設備比重降至43%,勞動密集型商品比重提高),2019年前4個月中國對美國出口同比下降26億美元,而其他經濟體合計對美出口同比增長151億美元。其中,越南增長最快,同比增速接近47.7%,韓國和中國臺灣也有兩位數增長,日本、印度和歐盟增速在7%左右,均高于美國平均4%的同比增速。暫時未被加征關稅商品出口的差異,可能說明前些年由于國內綜合生產成本上升,中國部分出口產能轉移到了其他經濟體,當前伴隨中美貿易關系的不確定性增加,這種態勢正在進一步凸顯。

美國對中國出口的下降,很大程度上對應著一些資源型國家對中國出口的改善。根據中國海關的數據,2019年前4個月,中國進口同比下降2.5%,同比下降167億美元(按美元折算,下同)。這與同期從美國進口的降幅大體相當。對其他國家而言,資源性產業比重較高的巴西、澳大利亞、加拿大、俄羅斯、馬來西亞、新西蘭進口同比增長了135.2億美元;而制造業比重較高的韓國、瑞士、中國臺灣、日本進口降幅較大,四者進口合計下降了171億美元;從歐盟的進口同比增長23億美元。當然歐盟內部存在分化,從制造業比重更大、重要的設備和中間品來源地的德國、荷蘭、英國的進口同比負增長,而從農業或者日常消費品行業較為發達的法國、意大利進口有所增長。

把美國進口和中國進口變化綜合起來,可以發現,2019年前4個月凈增量(美國進口+中國進口同比增量)最大的前五個國家分別是墨西哥、巴西、法國、越南、澳大利亞,分別為70億、51億、41億、37億和33億美元。當然,如果把歐盟作為單一經濟體,受益最大,凈出口量增加接近120億美元。凈損失排在前列的經濟體分別為瑞士、韓國、印尼等。總的來看,美國和中國的60個主要進口來源地,對中美兩國出口同比增量之和為290億美元。但中美雙方相互進口的同比增量合計下降374億美元。可見,盡管中美之間貿易流向繞道第三方,但總的貿易流量還是下降了84億美元。

上述簡單的估計,或許僅能覆蓋部分加征關稅對貿易流向的影響。橫亙在中美之間的關稅之墻,對全球貿易的影響,至少有三個方面的效應正在顯現。

一是直接效應。即關稅增加了進口商品的成本,進而造成中間品進口商生產成本和居民的生活成本,使得被征收關稅的商品不再具備競爭優勢。實際上,前述結果大體上能夠識別這一變化。

二是網絡效應。現在受到關稅壁壘和技術限制影響,各自過去對對方的出口也轉向第三方。例如,2019年1—4月,美國對越南、印度、泰國的出口增速超過了16%,對中國臺灣、印尼的出口也超過了兩位數。這里不排除有繞道因素,但同時也可能包含美國和其他經濟體內部會有新的分工。中美都是制造業大國,之前的分工對全球產能布局來說是最有效率的。貿易流向的重新調整,背后也意味著沉沒成本或通道成本的增加。

三是信心效應。考慮到實體投資信心、金融市場等方面外溢效應,加征關稅對全球經濟緊縮性影響更加顯著,進一步降低全球總的貿易活躍度。

截止到2019年一季度,美對我國出口商品課征的實際關稅稅率已經升至7%,與世界上其他經濟體面臨的平均關稅水平差距擴大至6個百分點。若關稅課征幅度繼續上升,范圍繼續擴大,加上技術交流等方面的限制,上述貿易格局的調整還將持續。不過,中國國內商品零售規模已經超過5萬億美元,制造業產品復雜度也比較高。若能充分利用內需市場廣闊、產業體系基礎完備、人力資本質量提升、創新投入增加等優勢,持續降低制度性成本,提高開放水平,激發微觀主體的創造力,中國經濟仍將在新一輪全球產業布局調整和整合中占據主動。

作者:許偉,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室主任、研究員

 
******
信息來源:本站 2019-06-20

Copyright © www.xkarhj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. 
版權所有:中國投資協會    京ICP備15043208號-2
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木樨地北里甲11號國宏大廈A座(國宏賓館)    郵編:100038
像马连的是什么花